“你自己跳下去就知道冷不冷了。”身体哆嗦个不停。

“番๘茄酱!谁不知道啊,都老掉牙了,换一个,换一个。”

钟笔一脸尴尬,伸出去的手缩不回来。张说接了过去,硬塞在母亲行李袋里,“没事,特产哪会嫌多,带回去送给舅舅家的孩子们吃。”

张说很无຀奈,还是那句话:“有空就去,没空就不去,你知道我忙。”说完就上班去了。他从小对女人就没什么เ好感,总觉得女人无຀理取闹的时候居多,包括母亲。母亲跟父亲吵架也๣是,明明是一些毛蒜皮的小事,偏要当成惊天动地的大事来说,吵完后,便是一哭二闹三上吊,每次都是这样,烦不胜烦。

饺子包多了,剩了一半。她打电话问张说有没有吃饭,让他赶紧回来吃饺子。

闹哄哄的旋律响起来,她拖着魏建平来到เ走廊上,两人窝在一处商讨对策。魏建平等不及,着急地问出什么事了。钟笔抓了抓乱发,“为ฦ了你,我可是把事情做绝了。大好的机会,你要是错过了,别说我不饶你,看雷公劈不劈你!”

钟笔走过来,哄他说:“好了好了,这些事明天再说。肚子饿不饿,先吃饭好不好?”端来一碗莲藕汤。左学把头一扭,“不吃。”钟笔有点儿生气,这孩子怎么这么เ死脑筋,同学闹矛盾了,连饭也不吃,又不是什么大不了的事。

她知道肯定是挂了,垂头丧气地走出来。她还以为胜券在握,哪知铩羽而归。今年又不是她本命年,运道怎么这么差?大概ฐ是打官司打的。哎,只能ม感叹流年不利,命途多舛。

他想要告诉她他的内疚自责,告诉她有人依然还爱着她,还有,希๶望她好好生活下去,勇敢,坚强,乐观。

左ุ思把所有首饰扫在一个塑料é袋里,还有部ຖ分财产转让书,一起递给她,“这是你应得的——何必跟自己过不去?就算是我赔偿给你的青春损失费也不为ฦ过。你若不稀罕,可以留给左学,包括那ว个戒指。”

张说见她一副不得到เ答案誓不罢休的样子,想了想,说:“我以前๩在美国工ื作的时候,无意中ณ看到一句话:茕茕白兔,东走西顾,衣不如新,人不如故。”正是这句话,令他原谅了钟笔。

他不依不饶地问:“为什么哭?”

张说倒是不在意,别人就是骂他“书呆子”他也๣从来不回嘴。他认为ฦ人和人之间互相对骂是一种极其浪ฐ费时间力的行为。他很认真地回答:“我就住隔壁,有事随时可以来找我。”

钟笔大大咧咧地在沙发上坐下,刚ธ才的尴尬犹豫全抛到爪哇国去了,只要打破那ว道防线,冷战自动烟消云散,所以做人脸皮一定要厚。

北京的十二月,对于在香港住惯了的钟笔母子俩来说,无异于斯德哥尔摩。幸好房间里有暖气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