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陆温笑应道:“犬子不成器,只会舞文弄墨,对于朝政一知半解,怕是会辜负丞相厚望。下官入京前也未曾听说他有为官的念头,或许是打算一直留在吴郡。”

王述之点点头,双眼投入黑暗中沉思片刻,问道:“杜越如今人在哪里?”

“元生,你在这里做什么?”身后忽然响起元丰ถ的声音。

“多谢丞相谬赞!”

庾氏正与王氏为ฦ敌,如今王氏造反,第一个要铲除的便是庾氏,他们怎么还能如此嚣张地入城?难道京中又有变数?

司马嵘心底涌起怒气,忍着一身剧痛从地上爬起来,目光在面前四名家奴扮相的年轻人脸上扫过,微微眯了眯眼,转头打算在地上寻找趁手的利器,却蓦地心头一震,看着自己的双腿怔住。

司马嵘垂眼沉默地盯着自己鞋尖,耳朵一时不怎么中用。

王述之背过身去,继续踱着步子自自语:“唉……也๣不知送什么好,我两袖清风,穷得只剩几幅字画,这如何拿得出手?”

司马嵘饶是耳闻之事千千万,也未曾料到เ有朝一日会听到大权臣哭穷,不由抬眼无语地看着他。

王述之ใ一转身对上他的视线,略๓有些惊喜:“王迟,你有什么好主意?”

司马嵘垂眼:“丞相一字抵千金,丞相的画更是价值连城,方才那些卷轴,随意一副流入民间,便能ม叫人抢得头破血流。小人以为,送字画最合适,富贵与清雅,两样都不缺。”

王述之哈哈大笑:“听起来颇็为在理,只是不知皇上会不会也这么เ想?万一皇上不稀罕可怎么办?”

司马嵘动动嘴๨皮子,却没出声,只在心中腹诽:你将录尚书事一职交上去,皇上铁定满意。

“你嘀嘀ถ咕咕说些什么?”

“小人不敢妄以朝政。”司马嵘眼皮未抬,说完又补充一句,“怕被砍头。”

“无຀妨,说说看,此处没有别人。”王述之ใ饶有兴味地盯着他。

司马嵘迟疑一瞬,开口道:“小人本不该逾越,只是如今战火频๗仍,朝廷应节俭开支,皇上与诸位大臣更应身先士卒,若豪奢成性、贪鄙成风,别说收复北方国土,能ม否偏安一隅都尚为未知。”

“大胆!”王述之一甩袖,低声呵斥,“危耸听!”

“防微杜渐。”司马嵘不卑不亢,抬眼看他,见他脸上并无怒意,心中略有些诧异,不由再次对这个ฐ王丞相刮目相看。

王述之眸底流光涌动,再次打量他一眼,轻轻勾起唇角:“你是如何想到这些的?”

司马嵘镇定应道:“天下百姓恐怕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