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

太子不冷不热道:“查案自然重要,不过风雅之事也不能缺,孤这不是得空来了么?”

司马嵘不比其他仆人,不好对陆子修视而不见,便恭敬拱手道:“小人王迟,见过陆公子。”

王述之带着司马嵘从小巷的另一头绕出来,低头欲掸衣袖,这才注意到身上的衣裳๙已๐经干干净净,不由á回头朝司马嵘看了一眼,见他正皱着眉头揉肩,便停下脚步:“怎么?摔疼了?”

司马嵘饶是耳闻之事千千万,也๣未曾料到เ有朝一日会听到大权臣哭穷,不由抬眼无语地看着他。

王述之摇头感叹:“真是可惜!眼下尹大人年事已๐高,正欲告老还乡๥,本相原本还想着将太史令一职留给令郎,如今看来只能另觅良才了。”

“能拖一刻是一刻。”王述之提笔写信,边写边道,“即刻命人暗中ณ调查贺礼的下落,另外,将这封信交到梁预手中,务必让他亲启。此事蹊跷得很,怎么贺礼ึ偏偏就在他的管辖之内不见了,让他防着些,一旦查出内贼即刻来报。”

元丰不解地跟着他,想起昨晚的事,看向他的目光透着几分崇拜,喋喋不休道:“元生,你几时学会弈棋的?真是太了不起了!对了,我以后该改口叫你王迟。听说丞相府里连名带姓只用两个字的下人可不多,走出去身份都不一样,连着姓喊出来,别ี人一听就知道是在丞相身边伺候的。”

司马嵘有些无语,抬眼看着他,心中冷哼:在下人面前也摆出一副风流疏阔的模样,真不嫌累得慌。

司马嵘微微眯眼:“西南又起叛乱ກ了?”

几人在一片枯色的芦苇荡中ณ穿行,举目便能ม看到山水灵秀的景致,此地显然离皇宫相距甚远。

王述之兀自思索,沉吟道:“迟,晏也,才高而气清,不如就叫你晏清,如何?”

说着抬起双眼,一下子望进司马嵘沉沉幽幽的眸子里,忽然觉得这双黑眸有着极深的漩涡๥,让人移不开目光,竟也๣跟着怔住了。

马车轻晃,碎光从竹制的帘缝中透洒进来,明暗交织里,二人互相对视,竟都有些出神,狭小的车厢内一时寂静无声。

最后倒是王述之先醒过神๰来,笑了笑:“怎么成木头了?不喜欢?”

司马嵘忆起自己上辈子到死都是无字,不由心中酸楚,想不到เ本该由长辈放在心上的事,如今却由王述之提起,一时脑中有些纷乱,连忙垂眼遮住心绪,感激应道:“丞相有心了,属下很喜欢。”

王述之仔细看了他一眼,又倾身凑过去打量他神色:“你怎么了?”

司马嵘迅速收敛心神:“无事,属下只是心中感激。”

王述之点点头,未再多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