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

王述之面含微笑,并未答话,只在四人之间扫视一番,见她们个个衣着薄纱、媚眼如波,举ะ手投足间腕上铃铛作响,堪称风万种,便凑到司马嵘耳边低声问道:“你可喜欢?”

佟公公立刻面露笑容,不着痕迹地将银锭收入袖中,恭声道:“应当的。”

“你们……”司马善将他从头看到脚,皱着眉摇了摇头,更加不解,“你们为何会长得如此相像?”

司马善长出一口气,仰躺下去,盯着夜幕暗暗思索:如此默契,铁定是二弟无疑,这可真是活见鬼了啊!

“小人本就身份低微,是得丞相提携才有今日,更何况这是丞相起的名,小人觉得很好。”

司马嵘心中嗤笑,懒得再听他们绕弯子,又轻手轻脚๐离开,走到附近一条小溪旁边,蹲下去用树枝挖了些烂泥出来,手指粘了烂泥在嘴角点一颗大痦子,有些不放心,又在脸颊上点了颗小一些的。

“左梧兄远道而来,不必多礼。”王述之笑着抬了抬手,打量他一眼,又偏头看看司马嵘,眼中意味不明。

“头疼……头疼啊……”王述之一脸无奈地摇摇头,转身闲庭信步地朝前面人声喧闹的大街走去。

王述之背过身去,继续踱着步子自自语:“唉……也๣不知送什么好,我两ä袖清风,穷得只剩ທ几幅字画,这如何拿得出手?”

王述之挑眉,点点头:“陆公子想必也๣常与人清谈,我还当你学了不少,看来你每回都在一旁打盹啊。”

“尚在豫州牧府,被梁大人牵制住了,不过恐怕拖不了多少时日,一旦ຆ他入了京城,消息就瞒不住了。”

“咦?”元丰惊奇地看着他后腰,“你怎么磕出这么奇怪的印子来了?”

“我赞的不是你,是这棋。”王述之笑意盎然,再次倚着矮几斜靠下去,如先前那样仅以侧脸相对。

三年前王氏尚且一丝造反的迹象都没有,他自己也才十七岁,而且在深秋之际咳出一滩鲜血,幸亏太后找了名医才将他从鬼门关拉回来。

来不及多想,司马嵘又被踹了一脚,忙按捺住心思,迅速低头打量一眼,见自己仅着一条亵裤,其余裸|露在外的皮肉上俱是新落下没多久的鞭伤,再看看地上散落的衣裳๙与那几人差不多,猜测是自己的,便俯身拾起来,一边穿一边让那四人催促着往前๩走。

当晚,王述之坚持要入那破顶ะ的内室歇息,亭台楼阁吓得够呛,纷纷出相劝:“如今天寒,丞相千万要爱惜身子,不妨先去偏室将就将就。”说着就要去替他收拾床榻。

王述之不甚在意地摆摆手,笑道:“哎,不就是破了几个窟窿么เ?住得了琼楼玉宇,亦住得了茅舍草屋,能奢能简方แ为ฦ大丈夫。难得幕天席地,可赏风烛,可观星辰,